發表於 2009-06-04 


被娛樂圈大姊大阿寬拉去看去年台北電影節首映的無野之城,還半威脅地說,妳說好看我就買,然後她自己邊看邊叫好,還有我發表意見的機會嗎?

就這樣,無野之城還沒上片,便已對雲翔接下來的三部曲耳熟能詳啦! 鬧得阿寬直罵,專心點照顧無野之城,永久居留慢點講好不好,妳們這些人可不可以專心賺錢啊? 這就是雲翔,步調快得失控,自己也拿自己沒轍,錢,是他最最後才可能想到的事情,也可能正因為如此,才讓他如此幸運地在中年之前,便在IT與金融的行業裡撈夠了自己想揮霍的青春獻禮。

許多新聞說雲翔拍的是同志系列電影,我卻從未在他口中撈到明確的答案,雖然他非常旗幟鮮明地表示自己欣賞的對象是真正的男人,而調皮地補充: 但是會幫忙我的多半是女人。

雲翔說,永久居留,是嘗試死亡的極限,下一部正在剪接中的安非他命,則是挑戰愛情的極限,而系列三部曲的最後一部藝海沉生,則在探索為藝術而活的極限。但這三部曲似乎又在交替著彼此的極限,而涵蓋了多重元素,只是主配角互換罷了。

但拍攝高難度的第三部曲之前,他卻又想拍攝香港五大頭條新聞事件,還又忽然鍾情於我早就絕版的長篇小說[漫舞中的精靈淚繽紛]要改編成[死亡之舞],打算先拍攝完這兩部電影,那第三部曲也該醞釀成熟啦! 雲翔的飛奔思緒,便是這樣跑著跳著的... 誰又知道,在雲翔瘋狂拍攝電影的速度之下,這中間,又會多出了什麼天馬行空,問題正出在,他會步調快狠準地實踐這些看似非常不實際的{夢想}。

他的每部電影,不論是演員還是鏡頭,都遠遠超越前一部電影的氛圍與技巧,有人說,按照這樣的速度,雲翔的功力,遲早拿大獎。我在香港電影節上,巧遇柏林資深電影經紀商,強拉她去看了永久居留,當場讓她願意滯留與雲翔深談三天,還發現永久居留版權被拿走,便立即搶著要發安非他命的全球版權。終究是明眼人,也是時機成熟,才能巧遇這樣的機會吧?

至於雲翔自己的極限,我相信,是很危險的。但,人生若沒有危險在前頭做紅蘿蔔,也就沒有走下去的動力啦!

陳念萱的博客


雲翔導演及白先勇老師 
日前雲翔導演特地帶著《永久居留》拜訪白先勇老師,白老師對《永》讚譽有加,兩人惺惺相惜。
(左起)雲翔導演、陳念萱小姐、白先勇老師

創作者介紹

《愛很爛》官方部落格--永久居留導演─雲翔第四部作品

live2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