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翔從「無野之城」到「永久居留」
麥若愚(麥麥) (maijoyu)2009/05/25 01:34

李家濠 + 雲翔 + 洪智傑 

認識香港導演雲翔,是在去年台北電影節上,我先替華語電影做講座,特別推薦劉國昌與雲翔合導的「無野之城」,之後在「無   野之城」的映後Q&A做主持,更進一步了解雲翔的創作理念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無野之城」講沒有棒球文化的香港,一支棒球隊的故事,劇情片裡有一點點紀實色彩,最特別是全片有大量男性裸露的鏡頭,包括棒球隊員集體「沖涼」 (洗澡),邊沖邊嬉戲打鬧甚至打架,也有男女做愛戲,但以展露男主角香子俊、以及演台灣教練的戴宇程男性身體為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無野之城」裡雖然有球員之間坦白同性愛慕情節,但整個電影精神與基調,並非明顯的同志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一開始注意到「無野之城」,因為導演劉國昌的名號,劉國昌從早期的「童黨」、「五億探長雷洛傳」、到近年的「我要成名」、「圍城」,是香港重要的中生代導演,但看完「無野之城」了解製作背景,才知道是劉國昌提攜新導演雲翔,整部電影的靈魂主要來自雲翔的創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無野之城」有兩個特點令我印象深刻,一是片中使用多段包括梅艷芳、張國榮、陳百強、區振強等輝煌過香江流行音樂文化的歌曲做襯底,一是以文學色彩濃郁的中文詩句做段落標題,在片中多場「裸男」與「遛鳥」的前衛戲之外,透露出雲翔某種程度的「傳統」與「懷舊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無野之城」之後,雲翔要拍「死亡、愛情、藝術」三部曲,三部曲都是「同志題材」,因而被誤傳為「同志三部曲」,其中包括探討死亡極限的「永久居留」 (台灣即將上片、香港藝術單廳已超過兩百萬台幣),探討愛情極限的「安非他命」已經拍完,探討藝術極限的「藝海尋生」正在寫劇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永久居留」讓我 (也可以令觀眾)進一步了解雲翔,這部被認為是他半自傳式的影片,講一個同志愛上直男 (異性戀)的故事,由李家濠飾演的主角Ivan,是個「很Man」的同志,他是科技業精英、打拳游泳、有樓有車,論外型與內在,足以成為女性心中的白馬王子,只是他愛的是男人,就像Ivan定義自己「I am gay」,「And I am man」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永久居留」裡的Ivan,響往與追求超凡與永恆的男男愛情,偏偏他愛上的Windson(洪智傑飾)是個直男,電影裡有大部份同志愛上直男都經歷過的痛苦與糾結,更有少數人才能做到的「對得不到的愛」卻依然執著、無悔,包容與奉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但整部電影以「死亡」做導引與寓言,包括Ivan從小被阿嬤告知活不過30歲, Ivan與第一個發生性關係的男人Josh在約旦與以色列交界的「死海」談人生,死海裡象徵性的棺木,以及Ivan幢幜能與心愛的人永恆不朽的「永久居留」意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電影當然少不了雲翔最拿手的展露男性軀體,其中以Ivan與Windson在姣潔月光下、海濱浮標上全裸嘻戲與游泳,拍得十分唯美,在另一位香港名導演邱禮濤 (我不賣身,我賣子宮)的攝影掌鏡下,男性軀體的肌肉線條、男男情愛的純潔曖昧,被處理得極為自然健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永久居留」令我更欣賞雲翔,就電影涵意與精神而言,導演用「真誠與勇敢」的態度,拍出了愛情 (可以不分性別)的執著與偉大,尤其Ivan不惜用最貴的藥材照顧Windson罹癌的母親一段,讓我留下感動的眼淚; 就導演技巧與手法而言,「永久居留」流暢生動,又有一種不落俗套、屬於雲翔個人風格的藝術片型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Ivan這個角色如果是雲翔的化身,那雲翔真的很用心也很幸運能找到新人李家濠,不論是「男人中流露人文氣息」的外型,或是教育與成長背景 (雲翔澳洲學商,李家濠英國唸建築、美國學表演),李家濠演Ivan,可以角逐明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,一如雲翔夠實力角逐最佳新導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永久居留」的攝影邱禮濤,是我最「敬佩」的香港導演之一,他能拍「人肉叉燒包」,也能拍社會議題的「等候董健華發落」,前年我看了他警世意味極重的「邪降」,同年還有一部他關懷香港從事性工作女性的「性工作者十日談」。雲翔原本要請邱禮濤導「永久居留」,邱禮濤看過劇本,認為雲翔自己拍會更好,因而跨刀做攝影,「永」片還有泰迪羅賓做音樂,「無野之城」男主角香子俊做美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今年香港電影節,我和雲翔碰面,先睹了他下部片「安非他命」的劇照,哇! 又有兩位帥哥男主角,一個是香港先生選拔出身的彭冠期、另一個是香港名模白梓軒,看過劇照 (包括彭冠期為救女主角被五惡男輪暴)和聽過故事,我覺得就雲翔電影中男性裸露與性愛尺度,「無野」是小學生程度,「永久」中學生,「安非他命」應該進階到高中或大學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雲翔的創作活力十足,一部片接一部片拍,對於新導演靠國際影展打知名度或海外市場賣埠,並無太多概念,我鼓勵他進軍國際影展,「永久居留」送威尼斯角逐同志酷兒獅獎,「安非他命」明年柏林角逐同志泰迪熊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以雲翔拍同志片的執著與使命,我期許他做華人影壇的葛斯凡桑(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、超脫末日),有朝一日能拍出像葛氏奧斯卡得獎的「自由大道」,因為「自由大道」與「永久居留」,是今年同樣讓我感動的兩部同志電影。

live2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